陈枢律师亲办民商案例

  • 1、代理《光绪皇帝死因之谜》案。(陈枢律师亲办案件)

    牵涉到中央电视台、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原子能研究所、北京市公安局的《光绪皇帝死因之谜》著作权纠纷案,陈枢律师在北京某法院出庭代理。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被囚禁于瀛台的一国之主光绪皇帝和实际的一国之主慈禧太后几乎同时死去。光绪帝死于农历 10月21日下午五至七时,慈禧太后死于农历10月22 日下午一至三时。从那时起,关于光绪是被谋杀的说法就广为流传,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史学界的研究却推翻了这些人为推测,认定光绪常年体弱多病,是自然死亡。围绕这一重大历史疑团,从2003年起,上列四个单位的相关研究人员开始了"清光绪帝死因"的专题研究。2008年,光绪皇帝去世100年后,部分专家发布了《清光绪帝死因研究工作报告》,宣告光绪帝系被砒霜毒杀,至此百年疑案基本尘埃落定。   陈枢律师通过对该著作权案的举证讲法,论证分析,帮助本案分清了是非功过,进一步还原了历史真相。

    54 2017-06-08
  • 2、代理赵本山第一个春晚小品《相亲》著作权纠纷案。(陈枢律师亲办案件)

    赵本山第一次上春晚小品《相亲》著作权纠纷案,陈枢律师和其他律师代理刘某某(现国家一级编剧)诉张某(现国家一级编剧)著作侵权案。本案原告刘某某(现国家一级编剧)写过一个文学作品二人转《老有少心》初稿,剧情为老两口和小两口搞恋爱的故事。稿子报到某艺术馆,后某艺术馆编剧张某写出春晚小品《相亲》,创作思路有相似之处,原告刘某某诉张某侵权。  原被告二人为青梅竹马的同学,经陈枢律师等努力协调,原告自愿撤诉,双方重叙友情,言归于好。

    56 2017-06-08
  • 3、代理中X渔业与日本某株式会社国际仲裁案。(陈枢律师亲办案件)

    中X渔业与日本某株式会社国际仲裁案,涉及七条大船的国际船舶贸易纠纷,经陈枢律师认真搜集证据,援引国内法律和国际公约,就船舶进口许可、船舶使用寿命、船旗国等问题,发表了很有说服力的意见,终于获得了国际仲裁庭的认可和支持,取得了很好的代理效果。

    57 2017-06-08
  • 4、代理大唐电信电信集团国际仲裁案。(陈枢律师亲办案件)

    涉及从美国进口的一大批手机,香港和广东的中间商为渔利而从中做了手脚,经陈枢律师在国际仲裁庭上举证讲法,据理力争,终于获得胜诉。

    59 2017-06-08
  • 5、勤勉敬业,维护特大型企业合法权益。(陈枢律师亲办案件)

    某企业因销售业绩不佳,遂捏造事实,向中央直属某特大型企业起诉索赔几百万元。接受委托后,陈枢律师作为该特大型企业首席法律顾问,不仅组织企业和其他律师人员,反复研讨案情,准备各种诉讼方案,仅到该市调查一事,便先后往返八次,功夫不负有心人,对方之谎言终被揭穿,本案获胜诉之结果。

    52 2017-06-08
  • 6、履职尽责,维护三资企业合法权益。(陈枢律师亲办案件)

    陈枢律师不仅对国企权益尽心尽力,对三资企业也是照样认真负责。如某香港自行车企业向某台资化工有限公司索赔一案。该香港企业由于疏忽大意,将从该台资企业购买之自行车油漆全部用完,没留任何样品,虽感到该批油漆质量不佳,但无凭证。加之该油漆是与其他油漆混合后喷到自行车上,因此通过对自行车进行质检已无法获得证实。  没有证据怎么办,针对台商企业不愿失掉这一重要客户及担心在大陆市场整体声誉受到影响这一心理,陈枢律师采用交涉斡旋之方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谕之以利,终使台商企业同意赔偿近百万元,不仅维护了该自行车厂之合法权益,而且使双方恢复了昔日的亲密业务合作关系。

    44 2017-06-08
  • 7、(陈枢律师亲办案件)陈枢律师代理了轰动一时的北京女新闻硕士诉众新闻博士名誉侵权案。

    众博士以党内“情况反映”为由进行名誉侵权,手法特殊,表面上有很大的正当合法性。但这实际上是在求职竞争中,最早打着党组织旗号进行不正当竞争的案例。  经陈枢律师抓住本案关键和要害,采用抽丝剥茧的方法反复揭露,层层批驳。终于促使两审法院均做出正确判决:众新闻博士侵害他人名誉权成立,责令其停止侵害,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历时三年,案经两审,穷追不懈,终获胜诉。陈枢律师终于为名誉侵权案受害方伸张了正义。一、 被告侵权诽谤的事实。

    16 2017-06-08
  • 8、(陈枢律师亲办案件)利用谋略、技巧维护企业合法权益

    陈枢律师在北京代理国内某省经济技术合作公司与法国某大公司粮食销售谈判中,两公司所签合同约定中方向法方供黄玉米10万吨,但法方对其中5万吨有取消权。在履行中法方发现国际市场玉米价格急剧下落,再按原合同收购中方10万吨黄玉米便会受到很大的损失,因此决定运用"取消权"取消其中的5万吨黄玉米,而我方已从国内购完货,如遇取消损失很大。此时法方来传真通知中方,其译文表达为似乎不是取消该5万吨黄玉米的购买,而是取消该五万吨的'取消权'"。  发现法方这个文字表达错误后,陈枢律师当即与法方公司开展商务谈判,认为法方并未取消5万吨黄玉米的收购,而是取消了合同约定的法方所拥有的取消权,法方无奈同意继续收购5万吨黄玉米,从而使中方避免了重大损失。

    16 2017-06-08
  • 9、(陈枢律师亲办案件)斡旋调解,三方获益

    上海某有限电厂诉某台商公司返还几百万元投资款一案,陈枢律师受台商委托参加诉讼,由于事实上台商未按全额投入,加之经营严重亏损,所以该公司承担还款义务已经没有可能。而上海某有限电厂又不愿意接盘该台商公司。面对上述情况,庭上陈枢律师据理力争,庭下又找三方当事人,反复蹉商,痛陈利害。最后,台商公司只负责向上海某有限电厂返还部分投资款,其余款额则由经陈枢律师联系后追加的一方当事人负责偿还(该当事人有意收购该生产通讯设备的台商厂)。同时,该台商公司将该企业产权以几百万元转让给追加之当事人。从而维护了台商之合法权益,妥善解决了各方面临之难题。

    17 2017-07-14
  • 10、(陈枢律师亲办案件)注重社会效益,力调房地产案件

    陈枢律师不仅注重兼顾各方面之利益,而且始终注重社会效益。如某公司起诉某建筑公司大厦施工质量不合格一案,受甲方委托后,陈枢律师认证调查,举证讲法,首先分清了是非责任,不仅统一了甲方内部出资方与出地方之意见,而且也统一了双方与施工方的意见。由于该大厦拆毁重建将使社会财富遭受巨大损失,加之别的补救方案可以解决这一质量问题,为此陈枢律师努力促进三方达成协议并付逐实施,从而使这一重大房地产纠纷,未经诉讼便获得了各方均满意的结果。

    21 2017-07-14
  • 11、(陈枢律师亲办案件)坚决维护法律尊严,力推法院判决维权

    某市某著名工程开发集团公司依合同约定,为另一化工公司建成并出售面积为近八千米之厂房一栋,购方依合同交付了全部房款,售方也依合同约定日期建完了该厂房。但双方之合同约定在合同其他部分履行完后,"售方须在三月末之前为购方办好房屋产权证"。否则,购方可以退房,但在三月末之前售方因种种原因未办完房屋产权证。购方咨询其他律师,均答复售方迟延交工或迟延交证一段时间很正常,当地法院系统内部也有规定,房子一经建成,开发商顶多承担违约责任,但房子不能退。而且该工程开发集团公司在该市很有影响,审判机关很可能倾向于他们这一边。  陈枢律师认为这一切均不能代替合同效力与国家法律,表面上看这种做法防止房地产秩序大起大落,保护了开发商,避免开发商破产倒闭,但实际上从长远看破坏了合同和法律的严肃性,对经济领域严肃执法,是十分不利的。为此陈枢律师力排众议,坚决代理该化工公司起诉退房,经举证讲法据理力争,法庭完全采纳了陈枢律师之意见,判决该工程开发集团公司退还该厂房款本息几千万元并承担违约责任。

    8 2017-07-14
  • 12、(陈枢律师亲办案件)被告用"一女二聘"手段进行房地产蒙骗,陈枢律师用利弊权衡方法实现房地产维权

    原告王某某与被告北京XX房屋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北京市外销商品房预售契约》一份,约定被告北京XX房屋开发有限公司向原告王某某出售住北京市XX花园别墅房屋一栋,原告向被告支付购房款近400万元。  契约签订后,原告依约支付了购房款。被告虽然形式上将XX花园别墅一栋交付给原告,并办理了相应的权属手续, 但原告于近期利用此房到银行贷款时才发现,此房早已被被告卖给其他人后抵押。并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已经判给第三人某银行,正在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过程中,原告王某某这才发现整整被蒙骗了10多年。  对该被告用"一女二聘"手段进行蒙骗的房地产案件,陈枢律师接受委托后,不是简单地代理原告起诉退房及追究被告的违约责任,而是考虑被告单位早已停止经营,没有履行能力,以及北京房价已经升值多倍这一具体情况,促成法院及政府部门确认了原告王某某对该别墅的所有权,从而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18 2017-07-14
  • 13、(陈枢律师亲办案件)拆迁析产继承案推翻公证

    两审法院判定法定继承,委托人胜诉后喜获二居室回迁房屋一套此案陈枢律师代理继承人鲁某苹,争取继承父母遗留下的二套房产中的一套。  被继承人鲁某某与江某某系夫妻关系,因双方对共同财产没有任何约定,因此其家庭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而妻子江某某已于五年前去世,依照法律属于江某某遗产的有一半家庭财产。因此即使鲁某某真的立了有效遗嘱,其单方处理配偶江某某的遗产也是无效的。  江某某的遗产应该由双方的婚生子女鲁某苹、鲁某军进行法定继承。二人平分。原告鲁某苹对父母亲均履行了赡养义务,理当享有继承权。因此,属于鲁某某的一半家庭财产,也应由二名子女平分。但是被告鲁某军在鲁某某去世当天,经北京市某公证处搞了一份所谓遗嘱公证,侵吞了全部遗产。陈枢律师认为:。  (1)、 该公证书认定:公证当时"鲁某某精神状态良好,意识表达清楚"。陈枢律师认为这不符合事实,否则为何鲁某某于该公证行为发生日死亡。如果如公证员所述,鲁某某就不会把家庭财产情况说错,也不会连笔录中的人名错误都辨认不出。  (2)、如果“鲁某某精神状态良好,意识表达清楚”,那涉及处分自己的财产,为什么公证申请人不是鲁某某而是其子女鲁某军?  (3)、既然涉及财产,公证处应该对鲁某某本人有询问笔录和调查核实,如果没有询问笔录和调查核实,怎能“证明鲁某某在与律师的上述谈话过程中意识表示真实?”   (4)、  对他人的笔录进行公证,那么该笔录必须清楚,明确。而该笔录似乎并没明确房子给谁,那么请看笔录姓名,既不是鲁某军、也不是鲁某苹,继承主体不清。  (5)、笔录上的人名不能根据录音推定,而应请司法文检专家鉴定。如果鉴定不出,就应该认定为无效。  (6)、该公证违反了有关公证方面的法律规定,即遗嘱公证由遗嘱人住所地或者遗嘱行为发生地公证处管辖。而该公证处既不在鲁某某住所地,也不在遗嘱行为发生地。  (7)、 遗嘱人申办遗嘱公证应当亲自到公证处提出申请。而本次公证并非鲁某某本人提出申请,公证处确认的公证申请人是鲁某军。这也明显不符合公证遗嘱的法律规定。   (8)、该公证如果办成遗嘱公证,那还必须由立遗嘱人填写公证申请表,并提交下列证件和材料: 居民身份证或者其他身份证件; 遗嘱涉及的不动产、交通工具或者其他有产权凭证的财产的产权证明等。而本次公证,鲁某某既没亲自填写公证申请表,也没提交任何有关土地、房产方面的产权证明。因此公证处应该拒绝进行遗嘱公证。  (9)、对方代理人和出庭证人也不能同一。出庭证人是某某律师,出庭代理案件的也是某某律师,这两重身份是矛盾的,很明显诉讼代理人与本案是有利害关系的。二者只能居其一,或者做证人不做代理人,或者做代理人而放弃做证人。 如果代理人放弃做证人,那就是说公证书所涉及的最重要证人没有证明的资格。  (10)、被继承人鲁某某在2011年11月20日去世,而鲁某某竟然也于当日亲自去公证处办理公证,这是很令人不可思议的。一种情况是如被告所说的鲁某某当日身体健康,意识清楚,但是如果鲁某某当日真的身体健康,意识清楚,那鲁某某公证完毕立即死亡,是否完全正常?  另一种情况是鲁某某病情严重恶化,被告人鲁某军不抓紧抢救,或立即告知其他继承人参与救治,被告却抓紧对活证据的"提存",结果证据是"提存"完毕了,而老父亲的老命也因此于当日被"提存",画上了句号。 这两种情况无论属于哪种,被告都有明显的过错,不保护老人却去保护证据,不抢救老人却去抢救证据。这种情况对被告不仅仅是道德谴责的问题,而应该少分遗产或不分遗产。很明显,本案应该判决法定继承,即二套房屋由二名子女每人一套,而不应由被告鲁某军独吞。最后,两审判决完全采纳了陈枢律师的代理意见。委托人喜获二居室回迁房屋一套。

    17 2017-07-14
  • 14、(陈枢律师亲办案件)代理国内第一起核辐射伤害案

    陈枢律师坚持法律,据理力争,担任原告农民工宋学文的一审和二审第一代理人,努力维护受害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一九九六年一月五日早晨七点,时为某省化工集团农民工的宋学文坐班车到达该集团三十万吨乙烯施工现场附近,七点三十分宋学文徒步前往作业现场时发现路面薄雪上有一小金属链,捡拾后不久就精神恍惚,周身乏力,后躺在宿舍中呼救,但无人应。五点钟,宋学文艰难地爬到五楼向值班人员呼救,四十多分钟后,队长赶到,先问了一下伤情,又问宋学文是否拾到什么链之类的东西,宋学文仔细回想起早上拾的那条顺手装在裤袋内的金属链,才知道这条金属链是用于工艺管线探伤用的放射源。  晚上六点多钟后,单位将宋学文送到某省市化工医院,因该化工医院没有救治严重核损伤的条件,因而伤情逐步恶化。直到三天后,单位才将宋学文送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O七医院抢救,但为时已晚,此时宋学文的右腿已弯曲不能伸直,而且红肿剧痛起水泡,细胞血管组织逐步坏死,左手也出现同种症状,五指弯曲、红肿,由于奇痛难忍,每天都要用剧毒性药品止痛。一九九六年一月十三日,为了控制伤情保住性命,在万般无奈下,做了右腿及左前臂的四个半小时的截肢手术,可是惨剧并没有就此终止,与此同时,宋学文的左腿右手及至全身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病变,先是肾脏出现衰竭而且右侧肺内积液,紧接着便是白细胞由正常人的5000——10000骤降到500左右,造血系统受到严重损害,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使生命一度陷入危险期。  由于身体受到了大剂量的辐射,严重损伤了细胞血液组织,使伤口得不到及时的愈合,尤其是右腿残端伤口一直不愈合,任凭医护人员想尽办法,然而这只是伤痛的开始,紧接着便是左腿膝盖至大腿根部及右手拇食中三指组织开始坏死,皮肤开始溃烂,只剩下血淋淋的骨肉,于是又在一九九六年三月一日做了长达八个小时的皮瓣移植植皮手术,术后由于仅剩的一条左腿膝盖部植皮不能弯曲,使宋学文不能翻身不能动,致使身体多处起疹,而这期间右腿残端伤口处依然没有愈合,时时向外渗血,于是又于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做了近三个小时的右手修复术和右腿残端伤口再次缝合术,但缝合的右腿残端伤口并未如预想中的完全愈合,而是组织近一步坏死渗血并靠近股动脉,时时都有动脉破裂大出血致死的生命危险。  为了阻止伤情近一步恶化,经院方多位专家会诊,不得不于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做了近三个小时的右腿残端二次截肢手术,但术后残端处伤口仍未愈合,并且右腹部取皮瓣处也出现破溃,每天都要忍着剧痛换药清洗创面,其状况就连陪护人员都怯不忍睹。一九九六年八月份,伤口终于慢慢愈合,而这时仅剩的一条左腿又发生病变,开始弯曲畸形不能伸直,并同时伴有剧痛。  伤情得到初步控制后,宋学文于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六日返回某省并住进某省四六五空军医院接受辅助治疗,但由于右腿残端又破溃,不得不于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返回北京治疗,并同时进行每年一次的复查。当时弯曲变形的左腿已完全不能伸直,而且局部出现坏死破溃,仍伴有剧痛,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折磨了三个月,在终于无法控制伤情的情况下,经研究无奈于一九九七年四月四日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的左腿截肢手术,从此使宋学文想有朝一日再站立起来的企盼彻底破灭了。  手术后原以为伤痛就此结束,可是在一九九七年九月份,右手仅剩的两个好手指又发生病变,而此时左腿残端术后肌肉萎缩,腿骨外露,使宋学文无法穿衣盖被,又于一九九八年二月十日,做了近两个小时的左腿残端修正术。从上述事实完全可以看出:  1、被告先是疏于管理,麻痹大意,将严重危及人们生命安全的放射源遗失于民工易于接触到的建筑施工现埸附近。  2、被告对放射源之失落长时间没有发现,而且在发现后又没有认真加以追寻,导致原告遭受大剂量照射达10个小时之久,又送错医院达三天之久,痛失了减轻损害后果之良机。  3、被告对宋学文等在放射源附近劳动的民工哪怕是进行一次轻描淡写的核事故防范之宣传教育,则损害后果就可能根本不会发生,或发生后也没有如此惨痛。  4、面对着给宋学文造成的永难治愈的飞来横祸,令人不解的是被告不仅不反躬自省,积极赔偿,反而在诉讼中组织很大力量来同原告进行抗辩,甚至动员核辐射专家来庭上用仪器进行演示,以抵赖及减少赔偿义务,被告态度极其恶劣,应负全部赔偿责任。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能像普通人一样健康快乐的生活着,这已成了宋学文最无法奢望的美好憧憬,此时的他,四肢已被截三肢,首先是四年来为了减轻令人无法忍受的剧痛服用了大量的剧毒性药品及注射了大量的杜冷丁等强性止痛药,曾先后三次染上了毒瘾,大量的用药致使肝脏、肾脏及胃肠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而且这七次大手术仅伤口缝合就近三百针。  宋学文每天都在忧心忡忡的情况下度日,精神上造成沉重的负担,而且每逢天气变化周身各大小伤口疼痛难忍,彻夜难眠苦不堪言,其次是放射性损伤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都绝不同于其他外伤,比其他任何人身伤害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它将终生潜伏在人体内损害人身的器官组织,时时刻刻都在威胁生命,并且它已经破坏了宋学文的染色体使其畸变,宋学文已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  被告方利用优势,不断设置阻力,经陈枢律师和周律师反复调查请教国家相关机构和射线专家,6次往返吉林调查和参诉,并追加某省射线集团公司为被告,最后法院判决两被告支付宋学文安装假肢及购买代步车费、 护理费、误工费、伤残补助费等(含前期已支付费用50万元)共98万元,精神抚慰费五万元,案件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由于本案为大剂量放射源泄漏造成人体伤残的重大案件,在国内尚属首例,其伤害后果将终生不断发生和延续,因此陈枢律师建议宋学文对以后的治疗费等再发生的费用,可再行起诉,审判机关理当予以支持。  宋学文受伤以后面对常人无法忍受的伤痛折磨和日复一日与病魔顽强抗争的经历,2011年由北京电影制片厂制片,由宋学文自己担任主演,拍成电影《站起来》,在国内外产生很大的反响。

    16 2017-07-14
  • 15、(陈枢律师亲办案件)对投资开发海港谈判提供宝贵律师意见

    陈枢律师在代理广东某海港方与美国某投资公司进行海港投资开发之商务谈判中,中方因经验不足将投资回报率计算为百分之九,陈枢律师发现此问题后及时发表了律师意见:即如此计算,实际上无法吸引任何外资,因当时国际上银行间的年存款利率已经达到百分之十以上,如果投资回报率低于银行存款利息率,那投资人稳拿银行利息就行了,何必冒风险投资呢!中方接受了陈枢律师意见,经重新计算后提出年投资回报率为百分之十三,从而使谈判获得了明显的利益。

    15 2017-07-14
  • 16、(陈枢律师亲办案件)代理深圳某公司涉香港著名影星叶玉卿合作纠纷案获胜诉。

    代理深圳某公司涉香港著名影星叶玉卿合作纠纷案获胜诉。

    14 2017-07-14
  • 17、(陈枢律师亲办案件)代理某股东与联想集团内部股权纠纷,通过协商调解解决。

    代理某股东与联想集团内部股权纠纷,通过协商调解解决。

    15 2017-07-14
  • 18、(陈枢律师亲办案件)代理辽宁某中直特大型企业诉江苏某集团公司压力容器质量纠纷案,经在抚顺中级法院连续激辩4天,终获胜诉。

    代理辽宁某中直特大型企业诉江苏某集团公司压力容器质量纠纷案,经在抚顺中级法院连续激辩4天,终获胜诉。

    17 2017-07-14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