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变身“眼药水”藏进空烟盒进看守所


高某是个90后,绰号“肥杰”。1994年出生的他于2013年9月到海口市第一看守所当协警,负责监区提押工作。他的朋友洪某“犯事”正好被关押在这里,和犯罪嫌疑人王某是同案犯,洪某让高某关照一下王某。


2014年春节过后的一天,王某给了高某一个电话号码,让他联系对方拿“眼药水”,那个号码就是韩某的,而所谓“眼药水”高某称当时不知道是毒品,在一次和朋友谈起后,朋友才说那可能是毒品。


据韩某供述,“眼药水”是他用水将冰毒溶解后灌到两个眼药水瓶里的。几天后,韩某和高某在一处停车场见了面,韩某交给他用眼药水瓶包装的液体和500元好处费,他将“眼药水”带到3114监室交给王某。


高某把“眼药水”装在空烟盒里,拿给王某。


“深读”韩某供述称,协警高某每隔十多天或一个多月打电话给他,让他帮王某准备毒品。自第一次后,韩某每次都给高某200元作为好处。


协警用“K粉”和冰毒犒劳自己


据高某供述,后来韩某问他平时吸不吸毒,还问他要不要毒品,高某说要。从那以后,韩某不再给协警高某“好处费”,而是直接给他“K粉”和冰毒作为酬谢。


高某表示记不清给王某提供过几次毒品了。他于同年8月底调整岗位,之后没再为王某提供过毒品。但他没有停止向韩某要毒品,2014年9月,他两次骗韩某要毒品,用于自己和朋友吸食。


在押人员用易拉罐做成吸毒工具


王某对于在看守所内吸毒是早有谋划的。王某证言称,他以前就跟同监室的人说好,让他们出所后帮他带点毒品进来。跟王某一起在看守所里吸毒的,还有跟王某同监室的朱某。“深读”(ID:shenduzhongguo)


为了吸毒,王某把健力宝易拉罐加工成了吸毒工具。


高某给王某送毒品的时间通常是午饭后和晚饭后。跟王某同监室的周某称,一个年轻人从3114监室打饭的门洞把东西递进来,王某偷偷摸摸接过来。拿到毒品后,王某和朱某一起用自制的吸毒工具吸食毒品。


朱某称,他第一次和王某吸毒是在2014年8月初,有时一天吸两三次,有时隔三四天吸一次,最后一次吸毒时间是9月29日。


朱某还作证称,他怀疑毒品是看守所内的一个协警带给王某的,那个协警经常在午饭后和晚饭后到监室门前找王某,递东西给他。


和王某在同一监室的苏某称,他曾见过王某、朱某一起用那个易拉罐“烧东西”,用纸卷起来烧,一共烧了4次,每次少则半小时,多则一小时,都是在晚上。


同一监所在押人员宋某证实,8月的一天晚上,他看到王某和朱某在过道聊天,王某用卫生纸烤易拉罐,有个协警曾给王某递过东西。


北京著名刑事律师 陈枢律师提供刑事义务为内容的法律服务!


走私、运输、制造毒品罪的认定
除恶务尽斩毒瘤 安徽阜阳禁毒工作扫描

上一篇:

下一篇:

海南90后协警为看守所在押犯传递毒品被判刑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