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枢律师坚持法律,据理力争,担任原告农民工宋学文的一审和二审第一代理人,努力维护受害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一九九六年一月五日早晨七点,时为某省化工集团农民工的宋学文坐班车到达该集团三十万吨乙烯施工现场附近,七点三十分宋学文徒步前往作业现场时发现路面薄雪上有一小金属链,捡拾后不久就精神恍惚,周身乏力,后躺在宿舍中呼救,但无人应。五点钟,宋学文艰难地爬到五楼向值班人员呼救,四十多分钟后,队长赶到,先问了一下伤情,又问宋学文是否拾到什么链之类的东西,宋学文仔细回想起早上拾的那条顺手装在裤袋内的金属链,才知道这条金属链是用于工艺管线探伤用的放射源。
    晚上六点多钟后,单位将宋学文送到某省市化工医院,因该化工医院没有救治严重核损伤的条件,因而伤情逐步恶化。直到三天后,单位才将宋学文送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O七医院抢救,但为时已晚,此时宋学文的右腿已弯曲不能伸直,而且红肿剧痛起水泡,细胞血管组织逐步坏死,左手也出现同种症状,五指弯曲、红肿,由于奇痛难忍,每天都要用剧毒性药品止痛。一九九六年一月十三日,为了控制伤情保住性命,在万般无奈下,做了右腿及左前臂的四个半小时的截肢手术,可是惨剧并没有就此终止,与此同时,宋学文的左腿右手及至全身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病变,先是肾脏出现衰竭而且右侧肺内积液,紧接着便是白细胞由正常人的5000——10000骤降到500左右,造血系统受到严重损害,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使生命一度陷入危险期。
    由于身体受到了大剂量的辐射,严重损伤了细胞血液组织,使伤口得不到及时的愈合,尤其是右腿残端伤口一直不愈合,任凭医护人员想尽办法,然而这只是伤痛的开始,紧接着便是左腿膝盖至大腿根部及右手拇食中三指组织开始坏死,皮肤开始溃烂,只剩下血淋淋的骨肉,于是又在一九九六年三月一日做了长达八个小时的皮瓣移植植皮手术,术后由于仅剩的一条左腿膝盖部植皮不能弯曲,使宋学文不能翻身不能动,致使身体多处起疹,而这期间右腿残端伤口处依然没有愈合,时时向外渗血,于是又于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做了近三个小时的右手修复术和右腿残端伤口再次缝合术,但缝合的右腿残端伤口并未如预想中的完全愈合,而是组织近一步坏死渗血并靠近股动脉,时时都有动脉破裂大出血致死的生命危险。
    为了阻止伤情近一步恶化,经院方多位专家会诊,不得不于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做了近三个小时的右腿残端二次截肢手术,但术后残端处伤口仍未愈合,并且右腹部取皮瓣处也出现破溃,每天都要忍着剧痛换药清洗创面,其状况就连陪护人员都怯不忍睹。一九九六年八月份,伤口终于慢慢愈合,而这时仅剩的一条左腿又发生病变,开始弯曲畸形不能伸直,并同时伴有剧痛。
    伤情得到初步控制后,宋学文于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六日返回某省并住进某省四六五空军医院接受辅助治疗,但由于右腿残端又破溃,不得不于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返回北京治疗,并同时进行每年一次的复查。当时弯曲变形的左腿已完全不能伸直,而且局部出现坏死破溃,仍伴有剧痛,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折磨了三个月,在终于无法控制伤情的情况下,经研究无奈于一九九七年四月四日进行了四个多小时的左腿截肢手术,从此使宋学文想有朝一日再站立起来的企盼彻底破灭了。
    手术后原以为伤痛就此结束,可是在一九九七年九月份,右手仅剩的两个好手指又发生病变,而此时左腿残端术后肌肉萎缩,腿骨外露,使宋学文无法穿衣盖被,又于一九九八年二月十日,做了近两个小时的左腿残端修正术。从上述事实完全可以看出:
  1、被告先是疏于管理,麻痹大意,将严重危及人们生命安全的放射源遗失于民工易于接触到的建筑施工现埸附近。
  2、被告对放射源之失落长时间没有发现,而且在发现后又没有认真加以追寻,导致原告遭受大剂量照射达10个小时之久,又送错医院达三天之久,痛失了减轻损害后果之良机。
  3、被告对宋学文等在放射源附近劳动的民工哪怕是进行一次
轻描淡写的核事故防范之宣传教育,则损害后果就可能根本不会发生,或发生后也没有如此惨痛。
  4、面对着给宋学文造成的永难治愈的飞来横祸,令人不解的是被告不仅不反躬自省,积极赔偿,反而在诉讼中组织很大力量来同原告进行抗辩,甚至动员核辐射专家来庭上用仪器进行演示,以抵赖及减少赔偿义务,被告态度极其恶劣,应负全部赔偿责任。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能像普通人一样健康快乐的生活着,这已成了宋学文最无法奢望的美好憧憬,此时的他,四肢已被截三肢,首先是四年来为了减轻令人无法忍受的剧痛服用了大量的剧毒性药品及注射了大量的杜冷丁等强性止痛药,曾先后三次染上了毒瘾,大量的用药致使肝脏、肾脏及胃肠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而且这七次大手术仅伤口缝合就近三百针。
    宋学文每天都在忧心忡忡的情况下度日,精神上造成沉重的负担,而且每逢天气变化周身各大小伤口疼痛难忍,彻夜难眠苦不堪言,其次是放射性损伤无论从哪一方面讲都绝不同于其他外伤,比其他任何人身伤害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它将终生潜伏在人体内损害人身的器官组织,时时刻刻都在威胁生命,并且它已经破坏了宋学文的染色体使其畸变,宋学文已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
    被告方利用优势,不断设置阻力,经陈枢律师和周律师反复调查请教国家相关机构和射线专家,6次往返吉林调查和参诉,并追加某省射线集团公司为被告,最后法院判决两被告支付宋学文安装假肢及购买代步车费、 护理费、误工费、伤残补助费等(含前期已支付费用50万元)共98万元,精神抚慰费五万元,案件终于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由于本案为大剂量放射源泄漏造成人体伤残的重大案件,在国内尚属首例,其伤害后果将终生不断发生和延续,因此陈枢律师建议宋学文对以后的治疗费等再发生的费用,可再行起诉,审判机关理当予以支持。

    宋学文受伤以后面对常人无法忍受的伤痛折磨和日复一日与病魔顽强抗争的经历,2011年由北京电影制片厂制片,由宋学文自己担任主演,拍成电影《站起来》,在国内外产生很大的反响。


13、(陈枢律师亲办案件)拆迁析产继承案推翻公证
15、(陈枢律师亲办案件)对投资开发海港谈判提供宝贵律师意见

上一篇:

下一篇:

14、(陈枢律师亲办案件)代理国内第一起核辐射伤害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