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审法院判定法定继承,委托人胜诉后喜获二居室回迁房屋一套此案陈枢律师代理继承人鲁某苹,争取继承父母遗留下的二套房产中的一套。
   被继承人鲁某某与江某某系夫妻关系,因双方对共同财产没有任何约定,因此其家庭财产为夫妻共同财产。而妻子江某某已于五年前去世,依照法律属于江某某遗产的有一半家庭财产。因此即使鲁某某真的立了有效遗嘱,其单方处理配偶江某某的遗产也是无效的。
   江某某的遗产应该由双方的婚生子女鲁某苹、鲁某军进行法定继承。二人平分。原告鲁某苹对父母亲均履行了赡养义务,理当享有继承权。因此,属于鲁某某的一半家庭财产,也应由二名子女平分。但是被告鲁某军在鲁某某去世当天,经北京市某公证处搞了一份所谓遗嘱公证,侵吞了全部遗产。陈枢律师认为:。
  (1)、 该公证书认定:公证当时"鲁某某精神状态良好,意识表达清楚"。陈枢律师认为这不符合事实,否则为何鲁某某于该公证行为发生日死亡。
如果如公证员所述,鲁某某就不会把家庭财产情况说错,也不会连笔录中的人名错误都辨认不出。
  (2)、如果“鲁某某精神状态良好,意识表达清楚”,那涉及处分自己的财产,为什么公证申请人不是鲁某某而是其子女鲁某军?
  (3)、既然涉及财产,公证处应该对鲁某某本人有询问笔录和调查核实,如果没有询问笔录和调查核实,怎能“证明鲁某某在与律师的上述谈话过程中意识表示真实?”
   (4)、  对他人的笔录进行公证,那么该笔录必须清楚,明确。而该笔录似乎并没明确房子给谁,那么请看笔录姓名,既不是鲁某军、也不是鲁某苹,继承主体不清。

  (5)、笔录上的人名不能根据录音推定,而应请司法文检专家鉴定。如果鉴定不出,就应该认定为无效。
  (6)、该公证违反了有关公证方面的法律规定,即遗嘱公证由遗嘱人住所地或者遗嘱行为发生地公证处管辖。而该公证处既不在鲁某某住所地,也不在遗嘱行为发生地。
  (7)、 遗嘱人申办遗嘱公证应当亲自到公证处提出申请。而本次公证并非鲁某某本人提出申请,公证处确认的公证申请人是鲁某军。这也明显不符合公证遗嘱的法律规定。 
  (8)、该公证如果办成遗嘱公证,那还必须由立遗嘱人填写公证申请表,并提交下列证件和材料: 居民身份证或者其他身份证件; 遗嘱涉及的不动产、交通工具或者其他有产权凭证的财产的产权证明等。而本次公证,鲁某某既没亲自填写公证申请表,也没提交任何有关土地、房产方面的产权证明。因此公证处应该拒绝进行遗嘱公证。
  (9)、对方代理人和出庭证人也不能同一。出庭证人是某某律师,出庭代理案件的也是某某律师,这两重身份是矛盾的,很明显诉讼代理人与本案是有利害关系的。二者只能居其一,或者做证人不做代理人,或者做代理人而放弃做证人。 如果代理人放弃做证人,那就是说公证书所涉及的最重要证人没有证明的资格。
  (10)、被继承人鲁某某在2011年11月20日去世,而鲁某某竟然也于当日亲自去公证处办理公证,这是很令人不可思议的。一种情况是如被告所说的鲁某某当日身体健康,意识清楚,但是如果鲁某某当日真的身体健康,意识清楚,那鲁某某公证完毕立即死亡,是否完全正常?
   另一种情况是鲁某某病情严重恶化,被告人鲁某军不抓紧抢救,或立即告知其他继承人参与救治,被告却抓紧对活证据的"提存",结果证据是"提存"完毕了,而老父亲的老命也因此于当日被"提存",画上了句号。 这两种情况无论属于哪种,被告都有明显的过错,不保护老人却去保护证据,不抢救老人却去抢救证据。这种情况对被告不仅仅是道德谴责的问题,而应该少分遗产或不分遗产。很明显,本案应该判决法定继承,即二套房屋由二名子女每人一套,而不应由被告鲁某军独吞。最后,两审判决完全采纳了陈枢律师的代理意见。委托人喜获二居室回迁房屋一套。


12、(陈枢律师亲办案件)被告用"一女二聘"手段进行房地产蒙骗,陈枢律师用利弊权衡方法实现房地产维权
14、(陈枢律师亲办案件)代理国内第一起核辐射伤害案

上一篇:

下一篇:

13、(陈枢律师亲办案件)拆迁析产继承案推翻公证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